陆家嘴图书馆
当前所在位置:
发布时间:2018-04-27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殷一璀:设上海金融法院是国家金融体系建设的探索

信息来源:南方都市报  by程姝雯  2017-04-27

 

426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二次会议就《关于在上海设立金融法院的决定(草案)》进行审议。

多数与会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代表对上海金融法院设立表示赞同。在审议现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殷一璀还透露了上海金融法院设立的背景情况和“幕后努力”。

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也是重大的支持

“我们理解,这是国家金融体系建设的探索,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也是重大的支持。”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殷一璀介绍,2017年开始,上海市人大酝酿金融法院的设立。由于专门法院的设立是全国人大的法定职权,上海市人大曾多次到全国人大听取有关委员会的意见。今年全国两会后,上海高院领导也专程到全国人大,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对推进上海金融法院设立工作给予肯定,并要求全力推进。

她还就全国首家金融法院落户上海的背景做出介绍: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已有多年,现在市场交易总额达到1430万亿,挂牌的金融机构有1537家,成为中外金融机构重要集聚地,金融业占上海GDP总值比例超过17%。目前已初步形成包括人民币产品创新、交易、定价和清算中心,集聚了从股票到债权、期货、货币、票据、外汇、黄金、保险等各类金融要素,成为了全球金融要素市场最齐备金融中心城市之一。

“上海法院受理的金融案件大幅增长,也出乎我们想象。”殷一璀说,2013年到2017年上海法院共受理48 .2万件金融型商事案件,去年一年受理了近18万件,增长近5 .8倍,这也占当年商事案件的80%以上。

据介绍,在快速增长的同时,还出现了很多新情况:新类型的案件比较多,风险传导性强,审理难度大,国际关注度高,“这都对金融案件的审判提出了更高要求。”殷一璀认为,当前上海面临着金融审判的专业化程度有待提高、金融审判资源配置不够合理、金融审判的尺度不够统一、金融大数据在审判领域的应用还不够深入、审判质量有待于进一步提高等问题。

“所以说,金融案件集中管辖对于推进金融审判体制改革的探索很有意义,特别是提高金融审判的效率和司法公信力,树立我们在国际上的良好形象,很重要。”殷一璀介绍说。

有助于在国际金融交易中提出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审议中,全国人大代表揣小勇用“金融消费者保护的一小步,也是金融法治改革的一大步”来形容在上海设立金融法院的决定草案。

他认为,设立上海金融法院,是基于当前实际,强化金融监管的大势所趋,有利于加强金融市场的监管,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必将充分发挥人民法院在维护国家金融安全中的重要作用。同时,这也是金融法治改革的一大步,这符合金融司法体制改革以及中国经济转型的需要和方向,有利于更好地实施国家金融战略,为国家未来的金融改革迈出新步伐积累经验。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景汉朝也谈到,在全国唯一的国际金融中心上海,设立全国首家金融法院,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和巩固意义重大。

“有利于提高金融案件审判的质量和效率,统一司法标准。”景汉朝说,上海金融法院的设立,还将有助于提升我国在国际金融交易规则的制定和规则运行中的影响力。

“将来如何在国际金融交易过程中贡献中国智慧、提出中国方案、参与和引领国际金融规则的制定,设立这个法院很有意义。”景汉朝还建议,决定草案中,提及有关“上海金融法院审判庭的设置”,应把“庭”改为“组织”。

“我们原来法院里确实都叫‘审判庭’,现在司法改革,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法院、检察院内设机构改革,要求建立新型的办案团队,今后不一定都叫‘庭’,改成‘组织‘’二字,为下一步改革留下空间。”景汉朝说。

建议上海金融法院试点情况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张志军在对金融法院设立表示赞成的同时,还建议在上海金融法院设立后,将相关情况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

他说,上海金融法院建立,是为了健全完善金融审判体,建议在决定草案中,增加一条规定:要求将探索情况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同时,还应对探索的时间做出相应规定和明确。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郑功成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建议在决定草案的“上海金融法院对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负责”一项中,增加“并向其报告工作”。

郑功成以2014年设立的知识产权法院为例,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审议通过关于知识产权法院决定中便规定,其必须向所在地人大常委会报告工作,而且3年以后最高人民法院还要把知识产权法院3年的工作情况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上海金融法院设置后的情况也有必要由最高法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专项报告。”

郑功成还谈到,近年来,先后新增设知识产权法院、互联网法院、金融法院,建议由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对专门法院、专门性法院的设置和布局进行统筹考虑。

全国人大代表陈瑞爱则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新成立的专职、专业法院,在推行的过程中,从审判专业性、专家团队支撑、法官设置、审判案件引起的社会反响等方面及时开展专题调研,或者委托省一级人大常委会开展专题调研、执法检查,以便更好地总结、推广司法改革推进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和情况。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已有多年,现在市场交易总额达到1430万亿,挂牌的金融机构有1537家,成为中外金融机构重要集聚地,金融业占上海GDP总值比例超过17%。成为了全球金融要素市场最齐备金融中心城市之一。

上海法院受理的金融案件大幅增长,也出乎我们想象。”殷一璀说,2013年到2017年上海法院共受理48 .2万件金融型商事案件,去年一年受理了近18万件,增长近5 .8倍,这也占当年商事案件的80%以上。